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奸污了学长前女友
奸污了学长前女友

奸污了学长前女友

慧萍学姐是我直属学长建华的前女友,身材高挑健美,巧笑倩兮的一双大眼,很勾魂,却又有些傻大姊的个性。学长家里做生意,家境不错,人虽不坏,却有点浮夸的毛病。学姐当初和他在一起,跌破不少人眼镜,几个学长姐私下跟我说,一朵鲜花被头金牛给污了,真不值。学长毕业后,两人还是分了,后来的男友则是她社团的学长。

  慧萍学姐是我们公寓的二房东,我是在她前室友们毕业搬走后第一个房客。

  原来学姐不打算分租给男生的,但我一口气租下两间房间,解了学姐燃眉之急,加上小生在下我看来又顺眼又能干,嘴甜又讨姐喜欢(这句我自己加的剌……),想不到学姐就此引狼入室啊,嘿嘿嘿嘿……搬进公寓前几天,我特地去帮忙打扫整理环境,也把我的家具就定位。那时正是盛暑大热天。我在屋子里忙进忙出的,学姐在大扫除,也穿的很凉快,我乐的大饱眼福。

  好不容易收拾完毕,我和学姐都累了,一起坐在沙发上喝着冰凉的可乐聊天。

  「学姐你累不累啊?」

  「累啊,肩膀好酸啊!」她一边说一边轻捶自己的肩膀。

  「来来来,我帮你按摩肩膀好了,我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啊。」「真的吗?你这小子也懂按摩?」学姐一脸不信。

  「真的啦,按摩我强项,长辈用过都说好!」(其实按摩长辈「奶奶」才是我强项,用过大肉棒的小穴都说好,哈哈哈……)「好是好,可是学弟你不能乱来哦!」学姐对我的风流史多少有些耳闻,她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肩带。

  「放心啦!」

  我握好拳,轻轻的在学姐双肩上捶动。学姐起初还有戒心,人端坐着,不久后就阖上双眼,我捶了一会儿,改成捏揉的方式,学姐上半身索性就伏趴在沙发扶手上,享受我的体贴服务。

  我从学姐两边性感的锁骨开始,慢慢地往上,把手掌整个盖在学姐肩膀上,并缓缓运力帮学姐按摩穴位。学姐还舒服地把头稍微擡起,好享受我的按摩。

  「不错嘛,看不出学弟你还真有一手!」

  「那还用说,包君满意啦!」

  (学姐,你还没见识我的真功夫「抓奶龙爪手」咧……哈哈哈……)按了好一会儿,学姐突然想起什么,要我去她房间的化妆台上拿精油,让我帮她好好地按摩一下肩颈。像学姐这样的美人儿有如此要求,嘿嘿嘿……我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啦。

  按完了肩颈,我见学姐没有喊停的意思,所以又自作主张地倒了点精油在手上,缓缓地往学姐背部按下去,双手微微施力在学姐的背胛骨上轻柔地来回揉动。

  学姐显然很享受我的服务,开始发出低沈而带点性感的「嗯……嗯…」的声音。

  我看学姐如此陶醉,就慢慢地往身体两侧揉去,还把手指穿过上衣细肩带和内衣的透明肩带,只是有些紧,我怕吃紧弄破碗,又退出来,继续往下移动。

  慧萍上身穿着一件细肩带,肩部露出三分之一的后背,我把露在衣服外头的部分都涂抹过以后,手指就开始慢慢深入衣服内。学姐还是在享受着我的按摩,并没有阻挡我的动作,我也就顺着刚才的节奏,缓缓地在学姐的背部逐渐往下揉压。

  这么亲密暧昧的氛围,感觉还挺让人心痒难耐的,很享受,很想一直这样下去。

  随着手指逐渐深入,我的心跳也愈来愈快,终於摸到了学姐的内衣,蕾丝的纹路触感让我更加兴奋,沿着花纹我开始向两旁摸去,这时学姐大概微微感觉到我的逾矩,轻轻地把两臂夹紧,不让我继续往前进了。

  「学弟……再摸下去衣服都要给你撑破了啦,手伸出来吧。」学姐并没有怪我稍微越界的动作,我猜她大概也很享受吧。

  「等我一下……」出乎意料的,学姐这时竟然自己伸手解了内衣扣子,把一件白色蕾丝胸罩从衣服中拉出来,瞬间学姐胸前好似一阵「天摇地动」,波涛汹涌,害我都快晕船了。……我这时精液,不…不是,是鼻血狂喷不过份吧…我大鸡巴出头天不过份吧……这…她奶奶太犯规了啊……那两颗雪白色的乳球,沈甸甸地晃荡着,在贴身上衣下更显的呼之欲出,我的欲火又再度被点燃,一边贪恋注视着学姐胸前春光,一边偷偷调整自己(大鸡巴〉的位置。

  (难道……难道……学姐真是想勾引我吗?…)(这么说,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啰?学姐的心跳跳得好快,耳根也红了。难道她也因为我们亲密的肉体接触而感到兴奋?……)我按摩着,学姐肌肤柔软的触感,少女的诱人体香,似有若无的勾引,都让我的心跳更加快速。也许是因为学姐默许的态度,我开始在手指头稍稍施力,微微地触碰到ㄉㄨㄞㄉㄨㄞ的乳球边缘,丰满的双乳像是调皮的小白兔,隔着轻薄的上衣轻轻地碰触我的手掌。学姐也不知是有意无意,微微扭动着身子,似乎暗自配合着我。

  捏着捏着,发现学姐逐渐呼吸平缓,似乎正沈沈睡去。我轻唤着,见她没有反应,偷偷将右手移离胸前,往她挺翘的美臀游动。学姐仍然一动不动,我大着胆子,不客气地揉捏起她充满弹力的屁股。也许是真的很舒服,学姐上身依然俯卧,但右腿却弓起来,让自己趴得更舒适。

  学姐只穿了件小短裙,这姿势刚好让我一俯身便看见她的小内裤。我偷偷撩起她的裙摆,大半个白嫩的屁股蛋都露出来了,圆浑挺翘的屁股上绷着一件白色蕾丝内裤,包覆隐隐约约的私处,更显得诱人,几根调皮的阴毛探出头来,似乎在说欢迎光临……浑圆的美臀,紧绷的白色小内裤……我哪还能按摩啊,只是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着。摸着摸着,我的手指慢慢从臀腿之间摸了进去,轻轻摩娑着那神秘地带,只觉得嫩嫩的、温温的、湿湿的。空气中似乎有着淫靡的气息,我的手指头在蕾丝外按揉了一会儿,就忍不住扳动她弓起的右腿,将学姐翻了身。

  慧萍身上虽还衣着整齐,但我贪婪地欣赏她光滑白嫩的美腿,爱抚着那若隐若现的,微透着淫润的神秘三角洲,美人儿腰腹以下已经全不设防了。我用食指轻轻撩开那遮蔽着蜜穴的蕾丝布,然后食指中指并用,直接入侵内裤,拨开那可爱的草丛,探到那突起的小蓓蕾,轻轻地揉动。学姐偷偷地发抖着,不一会儿,阵阵的淫水就汨汨流出,湿了一片。

  我半跪在地上,把脸埋进学姐大腿之间,拜访美人儿最私密的地方。慧萍身上有股自然清甜的香味,加上小穴淡淡的骚香,扑鼻满是。我埋头嗅闻着,呼吸的热气,刚好喷在那敏感的小穴口上。慧萍被我弄成这样羞耻的姿势,又极尽诱惑挑逗,全身酥麻,动弹不得,娇俏的脸蛋双颊泛红,但她仍然不敢张开眼睛,还在装睡。

  我心一横,索性将小内裤往下拉,学姐起初还扭捏着,最后半推半就的被我脱了下来,挂在小腿上。迷人的桃源洞就这样展露在我眼前,我俯下身,嘴巴凑上那甜美的小穴口,伸出舌头,由下往上轻轻勾舔一下。慧萍娇躯震了一下,娇叫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放肆地舔舐起来,舌尖不时的逗弄那敏感的阴蒂,吸吮学姐清甜的蜜汁。

  慧萍一手不由自主的按住我的头,一手推着我,屁股不依地扭动着:「唉呀…学弟……不行……不可以……」这小浪女三角洲已经淫水溢流成灾,浑身美肉舒服地直颤抖着,却还是欲拒还迎地推我,我可不饶她了。

  我又低头舔吻着她的阴唇和花蕊,吸吮紧凑的小穴口,慧萍的小阴蒂敏感异常,一被我的舌尖舔触,小屄一被吸舔,放声娇叫,那甜腻的嗓音,更加点燃了我的欲火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学弟……讨厌…不可以……啊……」「唔…学姐…你真美……你的小穴…好可爱……」「唔……」「嗯…姐…舒服吗……」

  这要怎么回答呢?自己的大腿张开开的,羞耻的小淫穴正被学弟放肆地舔吮着,自己却毫无招架之力,小蜜鲍、小蜜穴被舔得搔痒难耐,淫水汨汨漫流,整个湿漉漉的,岂不羞死人吗?

  「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要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丢了……丢了……」慧萍一阵哆嗦,那紧缩的穴儿一股浪水直排出来,濡湿了一片沙发。

  我起身坐上沙发,搂抱着学姐,让她跨坐在我大腿上。慧萍早已浑身酥软无力,依偎在我怀里,直嗔我:「坏学弟……你……欺负我……」口气听来却没有责怪,一双媚眼满是含情娇嗔,小手擂着我胸前。

  「小穴好湿啊,姐姐舒服吗?」

  「才不告诉你,你干嘛叫我姐姐,谁让你叫我姐姐了?」慧萍学姐就是有这样温柔的娇憨神态,这时浪过了,还发起嗲来,让我兴奋也爱极了。

  「石榴裙美人姐姐在上,救苦救难,请受弟弟一拜。」我故意搞笑。

  「哼,你这大色龟底迪,打姐的主意多久了?快给我从实招来!」慧萍嘴里骂着,眼里却满是笑意。

  「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啊……」我吻上她的唇。

  「唔……」姐的小嘴儿被我吻的密不透风,只能咿唔地表示抗议。

  「学弟……这样……好吗?」慧萍被我抱着吻着摸着,娇喘吁吁的,也不知如何是好,明知道不应该和我这样子亲热,却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「嗯……能为美女服务……是学弟的荣幸……」我将手放在两侧腰部上,轻轻的上下滑动,学姐也任由我抚摸她纤细的腰。

  我的手四处游走,然后往下到腰部,然后再往上抚摸,然后又毫无阻碍的抚摸光滑柔嫩的背部。慧萍显然很享受我的爱抚,甜甜地与我接吻,又亲昵地和我耳鬓厮磨着。

  「你的手艺真不错,可以去兼差了……」慧萍低声说着。

  「还有更厉害的,学姐……」

  我把学姐转身,让她坐进沙发,顺手一拉将她的细肩带上衣脱掉,学姐终於裸身在我面前。慧萍脸上既是怕羞又是淫荡的神情,真是让人爱极了。她双手轻抚着自己的乳房,大腿毫不知羞耻地张开来,向我展露她的小蜜屄,我知道美人儿真的很想要了,她骚痒的小穴需要一根金箍棒来好好搅动搅动。

  我吸吻着慧萍的耳垂,她嗯嗯地呻吟着,被我吻得芳心大乱,也向我索吻,小舌溜进我的嘴里。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我搓着她的乳房,大肉棒火烫的随时要爆炸般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人家快受不了了……」学姐的小穴早已酥痒难耐,愈来愈想要了。

  「……学弟……带套……我是危险期……」

  (……这时哪来的套啊,不管了,管她危不危险,您盃豁出去了……)我挺着大鸡巴,蹲跪在慧萍的面前,慧萍媚眼迷离又渴望地看着我,乖巧的张开双腿,用双手撑起屁股,来迎接我的大鸡巴。

  大鸡巴抵住早已湿淋淋的小穴口,大龟头对准花蕊后,听得「噗滋」一声,我把大肉棒直戳进洞,一举肏进小屄,深抵花心。慧萍大概从没被肏进这么深过,一口大气差点喘不过来,待得我将大鸡巴缓缓抽出,才浪叫开来。

  好紧的淫穴啊……

  我开始抽送起来,起初都只是拔出一两寸又插进去,后来拔出更多,最后每向外一拔,必将龟头抽到阴户洞口,然后沈沈地用力一插,整根撞进小屄的花心深处,干的慧萍唉唉娇叫。

  「好……好……昂…昂…坏人……坏学弟……怎么可以偷插人家小屄……」慧萍慧萍被干到带着点哭腔的叫床声,真是悦耳啊。

  「学姐自己小洞洞开开……让我进来的……怎么说我偷插呢……」我故意把小洞洞3个字说得特别大声,淫声秽语地挑逗着她。

  「啊……坏人……插坏小屄了……」学姐这时被干得又羞又爽,再也顾不得矜持,放浪吟叫起来。

  我看她这样淫媚可人,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嘴儿,她伸出灼热的香舌相迎,两人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。亲过香唇,我又去亲她的耳朵,用牙齿轻咬耳珠,舌头来回轻舐耳背,甚至侵入耳朵里,学姐哪还忍受得了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不断浪叫……慧萍紧紧的抱住我的背,双腿勾缠住我的腰臀,屁股猛挺,小穴骚水不停的流出,配合大鸡巴进进出出的节奏,不断发出淫靡的「波滋…波滋…」水渍肉紧声,两人好似像在合奏一首淫乐,我在她耳边低语:「姐,有没有听到小穴被鸡巴插的声音……」慧萍学姐羞的满脸通红,想到昨晚自己还和男友在这沙发上翻云覆雨呢,怎么今天糊里糊涂地就被学弟给插进小蜜穴了……想想还真羞…自己倒成了偷人的小淫妇了……可是学弟做爱好温柔啊,小屄被他的大肉棒插的好舒服…和男朋友完全不一样啊……我不疾不徐地稳定抽插起来,每一次都故意顶到花心,顶得学姐又酥又麻,魂都飞了一半,吟哦声越来越娇媚。我的大鸡巴被她那紧死人的小屄吞吐吸吮着,干得喳叭有声,真个销魂已极。那逐渐累加的快感驱使慧萍摇晃着擡高美臀,情不自禁地迎合我操干她的节奏,脱口而出甜腻又勾人的淫叫:「昂…昂…昂……啊……」「啊……你…这大色狼……啊……你……要负责……」「负什么责?」我没等她说完,又更猛力地顶她,干得她唉唉娇叫……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大啊……」「快说啊……负什么责……」

  「昂…昂……」

  「快说……不然我不负责喔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干死人了……干死我……」

  「叫哥哥……叫哥哥用力干你……」

  「哥哥……好……棒……喔……好……深……好舒……服……啊……啊不好……又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完……蛋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越叫声音越高,丢精时简直是尖声狂叫,我发现她很容易就会高潮。

  「姐姐……好浪啊……」

  「是啊……我浪……我……浪……学弟……插……我……用力插死我……」啪啪啪……又是一阵阵干穴的肉紧声……「好爽……好爽……还要还要…啊…」

  一阵交合后,淫水四溢,阳具不小心滑出了慧萍的小穴外,我趁机将学姐扶起来让她跪趴在沙发上,换成老汉推车的姿势。大肉棒从后面贯入小穴,慧萍配合着摇动腰臀,以迎合我的刺戮。我拉着慧萍的手一拉一推,大肉棒就随着一进一出,不断前后抽送,学姐被插的唉唉求饶,两粒34C的乳房随着前后摆动,乳波荡漾,非常诱人。

  我一边拍打她挺翘的屁股,一边肏干着,噗滋噗滋,大龟头一次次地撞击着花心深处,舒服的电流不断直冲脑门,能干上这样的美女尤物,而且还是学长的女朋友,您盃都快兴奋死了,小穴里的凶兽越干越硬越爽,也更加勇猛坚挺。

  我加快活塞运动,每次都狠狠的将肉棒猛插到底,享受迷人小穴里的层层痉挛与紧箍娇嫩的肉壁,像是小嘴吸吮般所带来的阵阵夺命快感,在不停的抽插下已达到欲望的顶峰,雪白凝脂般的胴体不停抽搐,柔嫩诱人的小小蜜穴,也随着这欲望顶峰而不停收缩着,泄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,炽热的浇在龟头上,被慧萍的阴精一烫,大肉棒遭到强力的挑逗及挤压,阴囊急速收缩,精关也无法守住了……我暴涨的肉棒狂风暴雨一阵猛插后抵住子宫颈口,臀部一颤一颤地抽搐着 .

  「啊……好爽……好紧……姐……我要射了……哥…射给你……」「啊……快…拔出来…不能射在里面……会…怀孕的……」慧萍哀叫着。

  (射在美人儿慧萍学姐里面,让她怀孕……怀上我的孩子……)听了这句话,我更兴奋了,那个男人能抗拒把火热的精液射进这么一个大美人小穴里的快感呢?我奋力地抽送着,突然只觉尾椎一酸,子孙袋犹如沸腾般,大量浓稠阳精一下便从阴囊内像上满了子弹的机关枪,猛烈地狂射而出,噗嗤噗嗤……一股股地射进慧萍的子宫深处,足足喷射了好一阵子,我一次、二次、三次……抽搐了百来下,才全数喷完,小淫穴被灌好灌满了。

  一切都来不及了,来不及拔柱就中出了……

  学姐舒服的瘫在沙发上,虚脱的娇喘着,回味着美妙的高潮,脸上满是春意与娇憨的表情,双颊泛着满足的红潮。被操干的红红的小穴这时缩成了一个小圆洞,小瀑布似的白色精浆正从小穴外溢出来,沿着屁眼,流淌到沙发上。

  (学姐似乎没察觉被我中出了呢……要告诉她吗)。

  【完】